爱棕色文学网首页 > 抒情

望娘滩的故事

发布时间 2019-11-07 11:06:02
阅读数: 3 作者:
本文标签:

河边上有一个村子,很久以前。川西平原上有一条河,这里发生大旱,灼热的红太阳直晒得土地龟裂。堰塘见底,禾苗通通枯死;在这个村子里,住着一户姓聂的贫苦人家。旱年粮食无收。老母亲聂妈妈带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儿子聂郎苦度。

只得靠聂郎天天上山打柴,

鸡才叫头遍。

聂郎就背起背篼上赤龙岭去割草了。

割草过活,与村里的小伙伴们处得也像是自家的兄弟姐妹一样,聂郎不仅在家听娘的话。全村的人都夸他是一个好孩子!有一天清晨,他走得很快,说财主周洪家新得了一匹雪花马,因为昨天他听小伙伴长生告诉他。因为。

每天要买许多最最新鲜的青草来喂它,聂郎真想多打点草,好去换点粮食给母亲吃。发春水时不仅沟里有鱼虾,赤龙岭脚下有一条化。

什么都没有了,

跟着它的踪迹;

说不定能找到最嫩的青草,

岸边更是长满了绿色的水草?可现在呢?正发愁间。却旱得成了乱石坝,聂郎忽然觉得眼前白光一闪,是一只小白兔呀!"聂郎边说边追他知道小白兔是要吃青草的,在一座土地庙的背后,聂郎割到了一背篼最最新鲜的。

他先将土刨松,

第二天;好奇怪啊!聂郎又去那儿割草,又长出了一片嫩嫩的青草,头天割过的地方;聂郎就想将这片青草搬回家去种。然后又将草连根拔起。没想到那草根底下竟神奇地汪着一捧清水;那清水里又泡着一颗亮晶晶的宝珠,聂郎高兴!

他小心地捞起珠子。将它藏在了怀中。回家时天已黑透,娘正在厨房煮苞谷稀饭。还没等他从怀里取出珠子给娘看,原先黑暗的厨房便霎时被照得雪亮了。于是娘告诉聂郎说:这说不定是个。

"儿啊!

"第二天一早;

你快把它放到咱家的米缸里去吧!聂郎去看珠子,他便激动得大声喊叫起来了,刚揭开米缸盖,快来看。咱家的米缸又满了;"真是颗宝珠啊!从此之后;放在钱上钱涨。将它放在米上米涨;聂郎家再不愁吃穿了,这村子里的穷苦人家;也因为得到聂郎家的帮助,再也不愁吃穿了。消息很快传到村里那个恶霸地主周洪的耳。

就准备派四个家丁。

"快去。他立即吩咐管家说:把那颗宝珠给我弄来;不管用什么办法?"管家急急巴巴跑到聂家,见聂郎不肯。便又回家与主子合谋出一条毒计,先是说用钱买。说那珠子本是周家的传家之宝。现在被聂郎偷去了,若不。

扛枪带刀;

周洪的管家就已经带着家丁将他家团团围住了。

聂郎的小伙伴长生在周家放马,将聂郎捆到官府去法办,他一听到这个消息。立马跑去告诉了聂郎。并劝他带着宝珠连夜逃走,谁知他们母子还没。

有什么证据?

"聂郎。否则休想活命;我命你快快交出员外家的宝珠。""管家,你说我偷了你家主人的传家之宝。你别在这里仗势欺人。"管家理屈词穷,只得命家丁进屋去搜。没。

"给我打,

就又命家丁到聂郎的身上搜,聂郎急中生智,一扭头就将宝珠吞到了肚中,"不好了!不好了!"家丁报告,聂郎将宝珠吞进肚子里去了,"不把宝珠从他肚子里打出来不。

自己日夜流泪看护着,

高兴得赶紧递上水碗。

最后竟伏在水缸边,

"恼羞成怒的管家叫喊着,家丁便像疯狗一样扑上来,"话音刚落。幸亏闻讯赶来的村民将恶管家和家丁轰走,否则聂郎早就没命了,将聂郎打趴在了地上。可怜的聂妈妈让村人将儿子抬到床上!聂郎醒来;轻轻地喊着,我要喝水"聂妈妈见儿子终于活了过来。谁知聂郎喝了一碗又。

"咕嘟咕嘟"几大口将一水缸的水喝光了。我还渴,""儿子,你怎么啦?水缸里的水都被你喝干了,""娘。你怎么还叫渴呢?我的心头就像烈火在燃烧。你就让我去河边喝水吧!"聂郎的话音未落;天上的一道金色闪电便劈了。

照得满屋透亮,

随之又滚过"轰隆隆"的雷声,聂郎翻身下床往屋外奔去,聂妈妈紧紧跟在他的身后,只见聂郎冲到河边;一低头,像疯了似的喝起水来,"咕嘟咕嘟。咕嘟咕嘟"。眼看河水已被他喝掉一半;天上更是电闪雷鸣?吓得聂妈妈紧紧拉住聂郎的脚。聂郎掉转。

嘴边长满了蓝须,

电闪更亮?

河水很快就涨了起来,

聂妈妈一看;儿子变了,头上长了双角,颈上更有红鳞在闪闪发光?儿子要变成一条蛟龙,你快放手,报这血海深仇。"随着聂郎的喊声。天上的雷声更响?狂风夹着暴雨倾盆而下:恶霸地主周洪亲自带着家丁举着火把追来了他要抓住聂郎。然后凶残地剖开他的。

你儿子报仇的时刻到了,

取出宝珠,被迫吞了珠子的聂郎为了报仇,此时已在河边变成了一条赤色龙,"娘快放手。"说完一摆龙尾。往河中滚去。河面立即掀起万丈波涛。聂妈妈说:周洪在河边凶狠地逼着聂妈妈交出儿子。把我儿子逼下了河你还不甘?

你的仇人来了,

"好你个周贼!那就让我的儿子跟你说话吧儿啊!"就在周洪飞起一脚踢向聂妈妈的时候;你可要为娘报仇雪恨哪?天上划过一道白色闪电。伴随着"哗喳"一声焦雷,那河水卷起的波涛便像千军万马。

一会儿风平浪静。

""儿啊!

"聂郎游在水中;

霎时就将周洪他们通通扫进河水中淹死了,说来也奇。天也渐渐亮了。你多保重,儿要去了,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我将随着河水流向大海,从此往后。咱娘俩就将是人海两隔。只怕是石头开花马生角了"聂妈妈一听就知道儿子再也不可能回到自己身边了,等儿回家,她悲伤地站在一块大石。

听娘喊一声就抬起头来望娘一眼,那望娘的地方就立时变成了一个滩,聂妈妈连喊了二十四声。聂郎也仰头连望了他娘二十四次,那地方就变出了二十四个滩。人们就给它们起了一个好听的!

望娘滩,聂郎在水中抬头向妈妈。